2020年08月06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院内动态 > 专家视点 > 
返回

陆雄文:马云的愿景和浙江数字经济的短板|数字经济大家谈⑨

发布时间:2018-08-20 04:50  作者: 来源:

1534733681127985.png

纵观全球社会发展史,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带来新兴产业的涌现,并对世界经济、社会发展和生产生活方式的变革产生极其深刻的影响,进而推动了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

当前,信息技术已经从广泛普及进入跨界融合的爆发期,不断引领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向前发展。全球经济和社会生活逐步进入了信息化和数字化时代,并创造了一种颠覆性的经济范式——数字经济。

一、这个时代,谁都不能脱网

数字经济,是随着信息技术革命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信息技术的发展及互联网的支撑,直接催生了数字经济领域众多前所未有的新兴产业,其中最直接的就是涌现出了许多基于数据分析的商业解决方案与商业模式,诞生了一大批大数据研究机构和大数据驱动决策与运营的企业。

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就是在信息技术的互动与支持下而建立起来的全新商业模式。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数字经济,就不可能有亚马逊、谷歌、苹果这样的公司。

这些耳熟能详的互联网时代大佬,早已经是数字经济的先锋和领袖。在中国,同样有着一批以云计算、移动互联为支撑的数字型企业,BAT就是其中的典型。

从最早的BBS、门户网站、电子商务,到如今的网络零售、社交媒体、移动支付、导航应用的蓬勃发展,这些依赖信息技术本身而演进、叠代的过程,被视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一种原生路径。

其次,数字经济与其他新兴技术相结合,不仅会产生出很多新兴产业,如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还会带来革命性的跨界产业。

当前,随着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以及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数字经济已经从最初的互联网产业不断向其他产业延伸和渗透。这种延伸不仅催生了各种新产品、新模式和新业态,更引发了不同产业的发展理念、业务形态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的深刻变革。

这种变革,成为了数字经济活力四射的重要动力源泉。例如,从专车到Airbnb,越来越多的像汽车、房屋、数据这些原先私有的东西,正在通过共享形式改变着用户的消费理念和习惯,不仅对旧有的商业模式提出了巨大挑战,还在摧毁或重构着一个个历史悠久的传统产业。这一改变就是以移动互联网为基础架构的数字技术颠覆、融合传统产业的结果。

近二十年来,数字技术不断拓展经济边界,驱动着全球经济格局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数字经济时代的商业世界是无边界的。产业、企业和各种商业活动的边界不断被打破和更新。

例如,备受欢迎的海外代购打破了行业与地域边界,而传统的授权经营和地域总代理模式也越来越多地被网络商贸所取代。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球资金、商品在信息引导下,其流动更加自由畅快而无边界,由此而产生的新商业模式,已经深刻地影响到了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产业、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

这个时代,谁都不能脱网,谁都需要收集数据、整理数据、分析数据、利用数据,以数据为新的生产要素投入经济运行之中,去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及其运营的基因与肌理。

二、不久的将来,以数字来标记与递延一切

如今的中国,数字经济方兴未艾,而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更是跳出了信息领域各分支技术的纵深升级,着重于横向渗透到越来越多的其他产业,为各个产业领域的应用提供了创新路径。

中国数字经济的下一波浪潮,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不同产业对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融合、重组并创造新的商业价值。

过去,传统零售业的发展,完全取决于工业化背景下流水线运营的知识体系和经验,从货品的采购、运输、仓储到销售以及客户需求的满足,都不尽如人意。

但如今,零售业以互联网为依托,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手段,将货品、人流、仓储、运输与配送、现场展示与服务等实行数字化管理,实现线上撮合与交易、线下体验与服务、以及现代物流的深度融合,重塑了全新的零售业态结构与生态圈。

除了零售领域,在工业生产领域,数字技术也正在不断促进工业生产朝着协同化和智能化方向发展。

在线上家具制造行业,企业可以通过搭建精准感知用户需求的线上平台,运用大数据分析市场特征、用户习性、特殊需求,不断完善家装设计、送货上门、产品安装等线下服务,并开展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增值服务,拓展产品价值空间,实现从简单的制造向“制造+服务”转型升级。

实际上,数字技术本身的发展,以及在数字技术支撑下的人工智能等其他技术交叉结合的发展,就可能带来上千亿,甚至上万亿的产业规模。

在医疗影像领域,中国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创业公司,利用大数据等数字技术,智能分析影像图片,有效解决有限时间和诊断准确性问题。与此同时,去年发布的《医疗影像的市场图谱和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按照中国过去5年的医疗整体支出,预计到2020年,中国医学影像市场规模将达6000亿至8000亿元左右。

三、浙江呼唤技术驱动型公司

浙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区,也是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

七山一水两分田,浙江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谓自古皆然。改革开放的春风拂过,浙江的民营经济异军突起,纺织、服装、皮革、化纤、有色金属加工、农副食品加工等传统制造业构成了实体经济的主力军,推动浙江从一个资源小省发展成为工业大省。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如今,浙江的传统制造业已经处于了转型升级的阵痛期。许多传统产业总体创新水平不足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

根据2016年度的统计数据测算,浙江10个传统制造业贡献了43%的工业增加值和40%的税收,但在资源使用上,占据了47%的工业用地、73%的能耗、85%的排放、43%的用工,其投入产出效益总体偏低。

如此量大面广的传统制造业,如何才能重焕生机?数字经济将成为浙江未来发展的一针强心剂。

从推进“数字化+”、“互联网+”、“智能化+”、“标准化+”,到全面推进智能制造和“十万企业上云”行动,再到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浙江数字经济发展路径愈来愈清晰,取得的成果也愈来愈令世人瞩目。

由于数字经济的推动,过去五年,浙江累计对1.31万家企业的落后产能进行淘汰,整治提升11.78万家“低、散、脏、乱、差”企业和作坊,为新兴产业腾出发展空间,工业结构呈现优化调整趋势。

更不论说,首个国家信息经济示范区、杭州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国(杭州)跨境电商综合实验区,以及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之江实验室等一大批创新平台的建设,为浙江大力发展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经济创造了新的契机。

当然,浙江的数字经济最知名的依然在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等领域。在这些领域里,浙江涌现出众多新业态,培育出了阿里巴巴、海康威视等一批数字经济领航企业,并带动着全国的数字经济发展。

以阿里巴巴为例,旗下的“盒马鲜生” 解决了供需结构性错配问题,引领了智慧零售的发展;“蚂蚁金服” 致力于为中小微企业和消费者提供更加普惠的金融服务,引领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而菜鸟网络则引领了智慧物流的前进方向。

不过,值得深思的是,在硅谷,70%的创业公司都是技术驱动型,而在中国,95%以上的创业公司都依靠商业模式驱动。许多作为数字经济发展核心力量的企业,往往也只是在技术的应用层面有具体的呈现,能落地运营并产生收益,却不能为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贡献原创性、基础性的技术成果。

中国的BAT通常遭业界诟病为缺乏技术含量、依靠商业模式驱动的企业,而非技术驱动与引领的企业。实际上,与亚马逊、谷歌、微软等科技公司相比,盛名之下的BAT公司确实还未真正承担起推动中国数字经济革命与繁荣的历史担当。

马云曾表达过这样一个愿景:未来的阿里要靠技术获得利润,而不是靠市场规模来赢得利润。阿里巴巴宣称要成为一个技术驱动、技术和商业完美结合的公司,但这条技术创新的长征之路可谓任重道远。

从商业模式驱动到技术创新驱动,希望浙江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能够为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贡献更多的原创技术、基础技术。

 

(文/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 陆雄文)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