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30日 星期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院内动态 > 专家视点 > 
返回

兰建平院长接受采访:数字经济如何引领浙江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19-07-25 09:01  作者:兰建平研究员 来源:浙江日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员 李广乾

  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院长 陈畴镛

  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长 兰建平

  2003年,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提出了推进数字浙江建设。2017年底,浙江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抓,深化数字浙江建设。7月1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浙江专场新闻发布会上,省委主要领导强调在“八八战略”指引下,全力打造数字经济“一号工程”。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浙江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本期我们特邀3位专家学者,一起来谈谈数字经济如何引领浙江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发展的

  国家战略和浙江态势

  主持人:近日发布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显示,全球7大互联网相关企业中,中国占了4家,表明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能。请谈谈我国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布局和浙江的数字经济发展的态势。

  李广乾:数字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正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随着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给数字经济带来新的变化和内涵。为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国家进行了一系列战略布局:

  一是加快实施“宽带中国”战略,并在近期启动5G工程,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新的信息基础设施;二是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鼓励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三是实施“双创”工程,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信息领域核心技术设备的创新发展,加快数字产业化;四是积极推进“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助力“走出去”战略;五是大力推进政府信息系统整合共享,推动政府数据共享开放,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六是颁布实施网络安全法与电子商务法等法律法规,为数字经济健康稳定发展保驾护航。

  近年来,浙江在促进数字经济发展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信息化发展水平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智慧城市建设成为国内发展标杆。

  陈畴镛:我国《促进数字经济发展战略纲要》提出,以提高数字化生产力为核心,以促进新业态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为重点,着力加快我国经济社会各领域数字化转型步伐。

  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为31.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达到34.8%;浙江数字经济总量达2.33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9.26%,占GDP的比重达41.54%。全国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数字产业化)增加值占数字经济总量的比重为20.5%,而浙江占比为23.8%,表明在浙江特别是杭州数字经济发展中,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更为突出。

  兰建平:从全球来看,世界经济正进入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时代,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突破和应用将带来直接产出的爆发式增长。从我国来看,数字经济已经成为经济弯道超车、快速壮大的主要发力手段和关键战略路径。实践已经证明数字经济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倍增、叠加和转换效应。从我省来看,浙江将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在国家信息经济示范省的基础上,全力建设国家数字经济示范省。目前浙江数字经济发展位于全国的第一梯队,“产业数字化”指标得分列全国第一位,两化深度融合、智能制造、企业上云等走在全国前列。

  数字经济何以成为浙江

  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主持人:近年来,数字革命迅速发展,浙江省委、省政府认为这将是推动经济变革、社会变革的一个最大变量,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打造。请问,数字经济为何能成为浙江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陈畴镛:浙江是数字经济发展先发地。2003年,到浙江工作不久的习近平同志就提出了建设数字浙江的决策部署,并把它作为“八八战略”的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省委、省政府把发展信息经济作为浙江实现“两个高水平”的重要抓手。2017年底,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全面推进经济数字化转型,积极争创国家数字经济示范省。

  浙江发展数字经济,我认为主要有以下特征:一是以数字技术创新推进创新驱动战略,通过技术创新突破活动激发新产品、新服务、新应用不断涌现;二是着力构建基于互联网的“平台+生态”模式,以商业模式创新引领消费升级;三是加快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四是发挥浙江市场机制优势,促进创新创业精神与互联网基因叠加产生倍增效应;五是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引领,创新数字经济治理与监管制度,优化政府服务,打造最佳营商环境。

  兰建平:数字经济成为浙江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拉动我省经济增长的主力军。浙江数字经济总量从2014年的1万多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33万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从不足27.25%上升至41.54%,2019年上半年全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8%,远远高于工业增长的幅度。

  二是数字经济领域是我省创新创业的主战场。2017年全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R&D(研究与发展)经费投入规模达到317.77亿元,占全省R&D经费支出的25%;随着之江实验室、阿里达摩院等创新平台的建设,数字经济领域的一批创新成果开始逐步涌现;云栖小镇、梦想小镇等特色小镇已经成为各地创新创业的重要平台。

  三是数字经济是助推传统产业质效提升的主引擎。2013年以来,我省以纺织服装、装备制造、石油化工等传统优势行业为重点开展智能化技术改造、企业上云、工业互联网等行动。2018年,全省在役工业机器人数量达7.1万台,累计上云企业达28万家,建设数字化车间60个、无人工厂6家。

  如何培育浙江

  数字经济新优势

  主持人:浙江数字经济下一步发展重点是什么?难点在哪里?

  陈畴镛:浙江数字经济发展的重点是打造“三区三中心”。

  一是要突出抓好数字长三角、城市大脑、“5G+”等数字化重点项目,强化之江实验室等数字经济创新平台建设。

  二是加快推进产业数字化,以开展“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融合示范试点为引领,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企业深度融合,形成产业数字化的新兴业态和应用模式。

  三是着力突破数字核心技术,实现“数字化驱动—开放式创新—网络化协同”,加快发展数字产业集群,加大数字技术创新所需的人才培养、资金投入、体制建设等资源投入,培育数字经济生态圈。

  难点之一是要解决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能力与内生动力不足问题。大多数中小企业认为,数字化投资回报周期长、转换成本高,或者缺乏数字化技术、资金、人才。

  难点之二是行业大数据平台缺失,企业间数据的交换、融合尚在初始阶段,政府公共数据面向企业开放的程度还不高,数据资源的挖掘利用程度不深,尚未形成较为成熟的数据驱动产业升级路径。

  兰建平:浙江下一阶段将继续以创建国家数字经济示范省为目标,深入实施数字经济五年倍增计划。重点工作包括:抓好标志性引领性数字项目建设;着力抓好主导数字产业、世界级数字企业、数字产业平台的培育,加快培育发展数字产业集群;加快传统制造业数字化改造提升和工业互联网建设应用;推进数字科技创新中心、新型贸易中心、新兴金融中心建设;加快数字经济体制机制创新等。

  发展数字经济的难点在于:

  一是如何培育数字经济新优势。要突破“卡脖子”关键技术,推动数字技术从整体性演进、群体性突破进入到深度应用的新阶段;找准着力点,在数字经济领域培育本土化的国际企业,打造2~3个能冲击全球制高点的世界级产业集群。

  二是如何推进产业互联网发展进入新阶段。要利用好我省制造业门类齐全、民营经济发达、中小微企业众多的优势,总结出具有浙江特色的、可复制可推广的数字化转型路线图,让浙江民营企业在数字经济时代焕发新的活力。

  三是如何较好地解决数字经济产业综合实力不足的问题。近年来我省列入全国软件百强、电子信息百强榜的龙头企业数量呈下降趋势。此外,在基础产业布局方面,缺芯、少“魂”、少屏甚至是无屏的问题突出,如何补齐短板,实现“两条腿走路”,是浙江未来产业发展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数字经济本质是知识经济,人才是第一要素,要坚定不移地解决制约数字经济发展的各种人才约束问题,努力打造我省数字经济发展的人才高地。

  以政府数字化转型

  推动数字经济发展

  主持人:数字经济离不开数据的整合、开放、共享,而政府掌握了很多数据,要以政府数字化转型来推动数字经济发展。请问浙江在以政府数字化转型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上,有哪些经验和启示?

  李广乾: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有赖于良好的营商环境建设,而这种良好的营商环境又与浙江在全国率先开展政府数字化转型密不可分。

  长期以来,浙江电子政务建设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充分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强政务服务标准化建设,着力推进“放管服”改革。加强政府数据整合,早在2017年5月1日就开始施行的《浙江省公共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法》,对公共数据和电子政务规划与建设、管理与应用、安全与保障等作出了相应规范,这是国内首个省级公共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法。在充分保障信息安全的条件下,浙江在全国率先采用云计算技术整合政府信息系统建设。在当前的电子政务建设中,浙江云计算应用实践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

  陈畴镛:浙江以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为动力,从服务、政策、制度、环境多方面优化政府供给,把政府数字化转型作为深入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的重要举措,以流程再造实现跨部门、跨系统、跨地域、跨层级高效协同,建成“掌上办事”之省和“掌上办公”之省。

  浙江创新数字经济治理与监管制度,结合法治浙江、平安浙江建设,制定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信用信息管理等相关政策法规,出台政府与公共信息资源开放共享的管理办法,引导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规范发展。在全国率先成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用信息化手段打造网上智能审判系统,实现起诉、调解、举证、庭审等诉讼环节全程网络化,大幅提高了司法透明度。今年3月4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启动运行我省首个互联网发展“司法指数”,发挥监测、评估、预警、引导、激励等功能,从独特视角反映互联网发展状况,揭示互联网发展问题与风险。

  兰建平:一是以紧跟时代需求的体制机制助推产业高质量发展。2017年,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挂牌,成为中国第一家互联网法院;同年,我省率先开展《浙江省电子商务条例》的立法工作。司法和立法保障不断完善,有效助力我省电子商务产业的繁荣。

  二是以开放包容的制度环境激发创业创新活力。淘宝小镇电商园与工商部门等多部门合作开展“最多跑一次”改革,在网站上开放外地申请绿色通道,打破工商登记的时间和地域限制,实现零门槛、零费用、零跑动。从“最多跑一次”到“一次都不用跑”,有效降低了企业和创业者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

  三是以数据驱动的新型政务服务精准助推企业发展。目前,浙江城市大脑、企业大脑、“亩均论英雄”大数据平台等一批基于数据驱动的政府监管、服务平台正在建设中,到2020年我省将基本建成数字化政府。(刊登于2019年7月25日《浙江日报》第八版  记者 潘如龙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