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0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院内动态 > 专家视点 > 
返回

数字化改革的一个远景与三个关系

发布时间:2021-05-25 04:57  作者:兰建平 来源:

数字化改革是基于数字化认知、运用数字化思维、嫁接数字化技术,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机制、组织架构、方式流程、标准体系、手段工具进行系统重塑的深度变革过程。数字化改革是一场全面铺开、逐步演进、不断迭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集成创新,通过构建发展新平台、新机制、新规范、新模式、新动能,形成一整套新体系。这种体系可以充分体现在党的集中领导制度下,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全生命周期的优化和提升。数字化改革所产生的效应,可以看作是一种“链式反应”,这种反应能够带来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再造的“链式变革”。从改革的阶段性目标上看,在双循环、新格局的时代大背景下,推进“链式变革”,努力打造“链接强省”,可以作为我省数字化改革的阶段性愿景,通过3-5年的努力,使我省真正成为全球高端要素高效流通、高效创新、高质发展的全球数字化变革高地。 深入推进数字化改革,需把握好三个方面关系:

     一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的发挥政府作用。袁书记明确提出在数字化改革推进中,要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要清楚政府和市场各自应该干什么,政府要构建起良好的引导和激励机制,要激发市场主体的数字化改革的积极性。在数字经济系统建设推进中,我们要建立政府发动、企业参与、第三方运维的建设机制,要建立政企共建、企业共用的开发机制。在推进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中,要以企业为主体,充分发挥龙头企业、链主型企业、上下游企业共同体的作用,形成融通发展格局。

        二是要处理好“一体化”与“分段式”的关系。数字化改革,是运用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思维、数字化认知,对省域治理的体制机制、组织架构、方式流程、手段工具进行全方位、系统性重塑的过程,一是需要我们要进行全局性谋划、前瞻性思考、战略性布局,全面梳理相关领域数字化改革的核心业务,按照“总系统-子系统-分系统”的要求层层细化,形成整体性的体系架构。要跳出部门思维,从党政机关、社会、企业等多元主体治理角度,构建覆盖决策、服务、执行、监督和评价治理全链条的数字化闭环体系。二是要注重我省数字经济系统建设与全省“1+5+2”体系中的其他各系统之间的关系,在总体架构设计、数字标准、数字使用权限等各个环节,要相衔接,真正体现“一体化”。而在具体推进过程中,我们会面临省市县如何有效协同、数据资源如何规范、数据如何确权与交易等各种新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应在数字化变革中分步骤分阶段、螺旋迭代式突破与推进。

       三是要处理好标准化与个性化的关系。在推进全省数字经济系统建设过程中,要注意标准化与个性化的有机结合,既要有标准化的统一,又要有满足特定功能的个性化需求。在数据标准规范方面,要抓紧制定数据归集规范与数据治理规范等数据标准规范体系,紧扣需求、归集、共享、治理四张数据清单,形成规范的数据治理标准体系。在平台建设方面,省级平台是基础平台,要提供公共数据基底和统一的标准框架;地方平台及企业侧重应用,可结合自身情况,建设本地个性化化场景应用。如在建设产业大脑时,产业大脑的一体化综合支撑系统应由省级统建,针对不同行业开展面向全省的分行业产业大脑建设应用,推进建立分行业产品目录体系和标准体系目标,对于不同细分行业来说其产品目录体系和标准体系是“个性化”的,而对于同一行业来说其产品目录体系和标准体系是“标准化”的。
围绕“重要窗口”新目标、新定位,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我省要以数字化改革为引领,处理好改革参与方的各种关系,构建数字化改革的良好生态,通过把物与物、人与物、人与信息、人与人有机高效地链接成整体,建立起要素流动最顺畅、技术引领最迅速、商业模式最敏锐、数字治理最精准的“链接强省”,进而充分推动“链式变革”,努力实现社会经济全面改革的“核变”效应,让这场数字化改革可实施、能落地。

 

 

 

 

                                                                           (文/兰建平 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之江产经智库)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