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院内动态 > 专家视点 > 
返回

兰建平院长:坚决有力化解过剩产能

发布时间:2016-04-15 08:54  作者:兰建平 来源:《今日浙江》2016年1月19日

经济发展中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是国内外各种复杂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在贸易全球化迅猛发展时期,“中国制造”的强大生产能力,曾为我国出口的持续增长作出过重要贡献,也为国内经济高速增长提供了强大动力。那个时代的产能是“中国能力”的重要体现,使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在上世纪的后十年和进入新世纪的前十年,中国产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但是,随着全球经济从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世界经济逐步进入“平庸增长”时代,全球经济普遍进入低速发展,世界贸易经济活动萎缩趋势明显,突出表现在大宗商品交易价格走低,波罗的海指数不断创历史新低,拉动经济发展的外需动力明显不足。2009年为刺激经济发展,一批以放量为主的产业,随着外需的下降,产能过剩问题开始变得十分突出。如传统钢材、水泥、化纤等行业,一些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不到50%,生产设备的半停半开,造成了经济资源的极大浪费。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呈现出典型的“新常态”的特征,随着科技革命的不断发展,产能过程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和产业重大结构性矛盾中的一个突出矛盾,为此,2015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作为今年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力推结构性改革已经成为“国家行动”。同时,化解过剩产能是实现工业经济提质增效和转型升级的迫切需要,是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点工作。

从浙江来看,省经信委数据服务平台对全省产值超10亿元的300家样本企业进行月度追踪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1-11月,样本企业平均生产能力发挥率在80%以下的企业占30%左右,最高的月份达到了36.8%。统计局数据显示,1-11月规模以上工业产成品存货同比增长1.68%,工业产品产销率为96.38%,同比增长-0.52%。受经济增速放缓、上游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以及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2015年浙江省工业生产者价格依然延续跌势,进入三季度跌幅呈扩大趋势。以上数据表明,浙江省工业经济中,落后产能过剩和有效供给不足的问题仍然较为严重,必须刻不容缓、坚决有力化解过剩产能。

去产能不是单纯的经济决策,而涉及到企业发展、技术创新、社会稳定、地方意愿等多种因素。产能问题的解决,从根本上讲要依靠市场机制,通过市场实现社会资源的重心配置。从供给侧改革上讲,是政府在新常态背景下促进经济发展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途径。经济形势纷繁复杂,化解产能过剩同样是一场难打的硬仗。如果宏观调控之手干预不当或者过度,很可能影响到产业转型升级,甚至带来新一轮的产能过剩。因此化解产能过剩,必须科学谋划、多措并举,通过市场机制、政策引导、制度变革等多种机制形成组合拳,来有效推进产能过剩问题的化解。


市场倒逼与行政推动并举

产能过剩的总根源还在于各项改革滞后或者不彻底,使得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不彻底、不完全,而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却到处挥舞指挥。化解过剩产能,核心在于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坚持“市场调节机制为主,政府干预为辅”的原则,解决好“两只手”协调配合的问题。发达国家在遇到产能过剩问题是,就主要通过市场调节机制,政府通常发挥引导性指向性作用。

首先要充分发挥市场倒逼机制作用,切实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加快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消除阻碍兼并重组、僵尸企业退出中的市场壁垒和不合理规定。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促进各种所有制企业公平竞争和优胜劣汰。推动产业重组、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其次,坚持企业主体。充分尊重企业意愿,引导和激励企业自主决策、平等协商、依法合规的开展兼并重组、破产重整、债务和解和破产清算。通过企业并购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第三,坚持政府推动。积极营造有利于推动产业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政策环境。规范政府行为,减少政府对市场的不当干预和各种形式的保护。设立专项基金,对企业化解产能过剩进行奖补,用于不良资产处置、失业人员再就业和生活保障。在兼并重组和破产清算过程中,坚持多兼并少重组,做好职工安置工作,引导“僵尸企业”平稳退出。最后,坚持错位发展。通过合理布局优势产业,谨慎制定产业政策。当前,各地在转型升级中存在一哄而上、盲目发展的倾向,新能源、机器人等新兴产业势头过热,产能过剩正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扩散,因此,政府在推进产业转型发展中,应该慎用产业政策,在规划布局时,要进一步加强对区域、行业的调查研究,错位差异化发展,避免产生新一轮的过剩产能。


结构调整与提高质量齐抓

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需要充分区分各行业过剩情况和原因,不能一概而论。其实当前大多产能过剩都存在供需失衡、市场无序和结构性问题。例如一方面,我国钢铁产能库存产能过剩严重,钢铁、煤炭、水泥、建材等行业产能已达到峰值,产能不减、价格疲软,PPI已连续45个月下跌;但与之相对的是目前的钢铁企业并不能充分满足战略性新兴产业及部分传统产业升级的用钢需要,我国每年却需要进口大量高端钢铁材料以弥补这一块的需求空缺。同样,消费品领域到日本“抢袜子”、“抢马桶盖”的事件也充分说明了,当前过剩的产能过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国内低端产品满足不了日益升级的消费需求。因此,化解过剩产能的重点任务时加快产业结构调整,通过供给侧改革、创新驱动进一步化解产能过剩中的结构性矛盾,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服务业加快发展,坚定不移化解产能过剩。

首先,严格控制过剩行业准入。钢铁、煤炭、水泥、建材等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已经进入了需求增速放缓期、过剩产能与库存消化期、环境制约强化期、结构调整攻坚期的发展阶段,必须坚决停止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备案新增产能的钢铁、水泥项目,依法依规查出顶风审批扩能。其次,严控能耗标准。从能源视角来看,形成产能本身就要消耗大量能源,因此产能大量过剩也会造成对能源资源的严重浪费,更不利于节能减排,并且对环境造成污染。通过严格环保、能耗、技术等标准,开展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由主要依靠装备规模、工艺技术标准,向综合运用工艺技术、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转变。严格执行环境保护、节约能源、产品质量、安全生产等相关的法律法规,强化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的硬约束。注重与节能降耗、污染防治相结合,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企业效益企提升,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第三,狠抓供给质量和效益。我国的产能过剩,集中在中低端产品过剩,中高端仍存短板。所以,产能过剩只是表面现象,产品的技术含量不够、质量不高,才是问题的根源。因此,提高产品质量也是去产能的必由之路。通过发挥标准化技术支撑作用,助推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节能减排等产业绿色崛起;通过发挥计量审查等基础性作用,监督并帮助钢铁、水泥、石化等高能耗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再次,带动优势产能“走出去”。扩大出口,开辟新的市场,从需求端加快去产能;加快产能输出,在供给端消化产能。结合实施“一带一路”战略,通过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带动过剩产能科学有序的“走出去”。加快铁路、核电、钢铁等重点行业优势产能“走出去”步伐,实现规模化稳步向外转移,为国内产业结构调整拓展空间。


政策引导与典型带动共推

由于行业、规模、区位的差异,产能的淘汰必须注意分类指导、区别对待,不能够简单淘汰了之。“十二五”以来,我省在化解落后产能上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以“四换三名”为组合拳的产业政策引导,为全省化解产能过剩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渠道支撑。面对经济环境的日益趋紧,我省大规模推进机器换人,分行业、分区域,政府组织了大量的现场会,树立典型积极推进,取得明显效果,工业经济开始走向提质增效的发展路径

以“五水共治”为突破口,把治水作为倒逼转型的重要举措,化解“低小散”产能。浦江水晶、织里童装、横峰鞋业、大唐袜业等行业和区域的产业整治,以壮士断腕的气势,坚决化解落后产能,既美化环境,更优化产业,是我省实施供给侧改革,化解落后产能的生动实践。 

回顾我省这种政策引导与典型带动共推的供给侧改革与创新,在产业结构调整上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到2014年我省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占规上工业的36.1%和35.9%。2015年1-11月规上工业中装备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较快,比上年同期增长6.3%、7.0%和7.0%,增幅分别高于规模以上工业2、2.7和2.7个百分点,工业经济优化发展的趋势明显。

实践证明,突出市场导向,党委、政府齐抓共管,形成合力化解过剩产能是我省的基本经验,也是我省“十三五”顺应供给侧改革,继续下大决心化解产能需要一以贯之的基本原则。


打印